您的當前位置: 網站首頁 > 新聞中心 > 行業新聞
新聞資訊 News
行業新聞
煤改氣的夢醒時分
作者:  來源: http://www.zthek.tw/hyxw/n845.html   發布時間:2019-07-08

7月3日,國家能源局發布《關于解決“煤改氣”“煤改電”等清潔供暖推進過程中有關問題的通知》(以下簡稱《通知》),明確提出要拓展多種清潔供暖方式,主推清潔煤、生物質供暖。這對于已經在全國大范圍開展的“煤改氣”工程恐怕是革命性的。

“煤改氣”作為我國控制環境污染的戰略決策之一,曾一度被認為是利國利民、清潔取暖、打贏藍天保衛戰的重要舉措。

然而,理想很豐滿,現實很打臉。隨著在“煤改氣”實施過程中引發的氣荒、安全事故、補貼難到位、居民用不起等各種問題的接踵而來,一直飽受爭議的“氣改”工程的處境愈發尷尬了。

如今,國家能源局的“官宣叫停”意味著政策制定者終于意識到燃煤“一刀切”不可取,“煤改氣”或將消失在民眾視野。

匆匆上馬的“煤改氣”

提起“煤改氣”,還要從日益嚴重的空氣污染——霧霾談起。

2013年,“霧霾”首次成為年度關鍵詞。這一年的1月,4次霧霾過程籠罩30個省(區、市),在北京,僅有5天不是霧霾天。

當時,環保部、中科院多位專家表示,以煤為主的能源結構是導致大氣污染物排放總量居高不下的元兇。

于是,一場高呼“停止煤炭消費”的“去煤化”運動轟轟烈烈的展開了。而“煤改氣”正是這場運動催生的產物。

2015年,“煤改氣”計劃首次被提出,就已經在全國多地開始實施,但效果并不理想。

初試受挫后,“煤改氣”計劃并沒有就此作罷,而是在大氣污染預防行動計劃第一階段的收官之年——2017年被政府主導并大力推行。

2017年2月,國家環保部印發《京津冀及周邊地區2017年大氣污染防治工作方案》,將京津冀大氣污染傳輸通道“2+26”城市列為北方地區冬季清潔取暖規劃首批實施范圍。

在此背景下,北方農村煤改氣率先展開,2017年全國共完成煤改電、煤改氣578萬戶,其中僅京津冀及周邊地區28個城市就完成394萬戶,2018年北方地區清潔能源改造工作預計將完成煤改氣、煤改電400萬戶,這其中大部分都是煤改氣用戶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與“煤改氣”取得階段性成果相伴隨的是在整個實施過程中,一直有不同聲音存在。

多位專家們指出,天然氣在燃燒過程中會產生大量的氮氧化物,而霧霾的主要成分PM2.5的罪魁禍首正是氮氧化物。“經過科學計算,火電廠煤改氣后,氮氧化物排放量不會減少,反而會增加,霧霾會惡化。”中國工程院院士倪維斗表示。

雪上加霜的是,我國能源稟賦的突出特點是“富煤缺油少氣”,在本來就供應緊張且對外依存度超過30%的情況下,各大城市紛紛出臺城市氣改規劃,在中國工程院院士倪維斗看來,就是對優質能源的巨大浪費。

亂象雜生的“煤改氣”

實際上,這項關乎億萬民生卻又被稱為“大躍進式”的工程,早就脫離了既定軌道,問題頻出,亂象雜生。

2017年11月底,《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》發表文章提到“任務提前完成。”根據相關媒體報告,當年完成400萬戶家庭煤改氣計劃,顯然這一數字超出了最初預期,但也代表著嚴重超過了我國的天然氣供應能力,于是,自氣改后,最為嚴重的全國性氣荒出現了。

此外,大幅增加了人民生活成本支出,也成為了煤改氣保守詬病的主要原因之一。2016 -2017年,在煤改氣的助推下,盡管中國的液化天然氣市場供應增加了30%,但部分地區仍然出現了一些因天然氣供應緊張而價格上漲的問題。

尤其是在農村地區,煤改氣給農民的生活增加幅度高達50%,在氣荒與高成本雙重擠壓下,在一些農村學校甚至出現了無法供暖,學生挨凍的情況。

與此同時,國內儲氣能力不足,峰值壓力難以降低,讓政府當機立斷又做出了一項重大決策:擴大天然氣進口。

海關總署數據顯示,僅2018年,中國的天然氣需求就增長了15%以上,進口同比增長31.9%,至9040萬噸,超過日本成為了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氣進口國。

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盡管付出了巨大代價,但從京津周邊邊“2+26”個城市看,2018年的采暖季散煤治理效果仍然不佳。

究其原因,在很大程度上是受到資金的束縛。地方政府通過“煤改氣”從中央領取了補貼,但相應的配套資金沒有到位,社會上的融資更是無法落實,由此導致了“煤改氣”過程中出現了偏差。

更嚴峻的是,在農村居民煤改氣的推行過程中,存在的問題和隱患更多。由于煤改氣的高昂成本最終還是要轉嫁到收入較低的農戶身上,所以為了降低成本,部分地方農村地區實施的“煤改氣”工程低壓燃氣管道全部裸露、架空鋪設,與電線、電表安裝距離過近,存在巨大安全隱患。

大限將至的“煤改氣”

所幸的是,如此混亂不堪,漏洞百出的“煤改氣”,在給決策制定者上了“生動的一課”后,終于被重新審視。

不同于以往在一刀切“煤改氣”之后提出的宜電則電、宜氣則氣原則,此次國家能源局發布的《關于解決“煤改氣”“煤改電”等清潔供暖推進過程中有關問題的通知》,在態度上突然來了180度的大調整。

尤其是《通知》中提出的第六條要求極具革命性:因地制宜拓展多種清潔供暖方式,保障清潔供暖均衡發展。在城鎮地區,重點發展清潔燃煤集中供暖,提升城鎮及周邊地區的清潔燃煤集中供暖面積。在農村地區,重點發展生物質能供暖,同時解決大量農林廢棄物直接燃燒引起的環境問題。

另外,《通知》還針對此前多地因天然氣供應告急而導致價格飆升、在補貼刺激下大批劣質壁掛爐涌入農村等現象給出了解決方案。

相比于過去“煤改氣”時代的“鏡中花、水中月”,《通知》的下發顯得更加因地制宜,也可以稱得上是“江湖救急”。

總體看來,“煤改氣”的初衷確實是惠民政策,但在政策制定和推廣的過程中,并沒有充分意識到以煤為主要能源的中國,要想徹底扭轉原有的能源結構,是一項極為復雜的系統工程。

特別是對于農民而言,使用天然氣和電力取暖,是一個相對新鮮的概念,他們對這二者的認知較少。而“電力”已經進入尋常百姓家數十年,在注意電力安全,防止電線老化方面都有一定經驗,從這個角度來看,“煤轉電”似乎是一個不錯的選擇。

如今,“煤改氣”似乎已經確定大限將至,但已經改完的地區如何收拾殘局?未來在能源轉型的行列中誰能替代“煤改氣”繼續前行?讓我們拭目以待。

土豪金麻将官方下载 老时时四星走势图 pk10单双走势图 浙江福彩3d走势图 陕西快乐十分彩经网 广东省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 四川时时app下载手机版下载手机版下载 2017历史记录开奖全版 重庆时时彩所有网站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真的有吗 六肖中特期期准134 安徽快三走势图牛 内蒙古快3走势 北京pk记录下载 山西快乐十分当天走势 浙江怏乐彩12选五助手